夏线

若徒留一人,所有荣光都一文不值

【快新】所谓浪漫

哈哈哈哈哈哈情人节好像已经过了很久了哦。

本来觉得这个脑洞实在很俗又蠢bug也无法直视想放着不管,但是今天被奎吓得我打开了文档把它码完了………………_(:зゝ∠)_

先说好被俗到的千万不要打我(……

OOC预警。

 

 

黑羽快斗用纸巾捂住被擦得通红的鼻子,用可怜兮兮的眼神望着坐在床边手里拿着感冒冲剂的工藤新一。

 

灯光透过锃亮的玻璃杯,棕色的液体被折射出奇异的光线。白色的雾气从杯口飘出,黑羽似乎能看见白雾具象化成一只干瘦的手,接近自己脆弱的脖颈。

 

不用想象,黑羽就知道那杯能与新一的黑暗料理媲美的东西有多难喝。他紧了紧裹在身上的被子,身体往后倾了一点,一定要远离那杯东西。

 

清了清嗓子,他妄图在感冒的时候控制一下自己的声音,让自己的鼻音听起来没那么浓重。他稍稍扁扁嘴,尽量做出可怜的样子,希望恋人能够放过他的他味蕾。

 

“新一可不可以不、阿嚏——”喝那种恶心的东西。

 

“啊哈?你觉得你还有发言权吗?病人先生?”

 

良好的修养让工藤忍住想要翻白眼的冲动,喝个药,多大点事儿?而且他一直以为这家伙智商挺高的,但怎么像个小孩子一样,还尽干些蠢事?

 

一想起昨天的事工藤就一阵气结。

 

接到目暮警官的电话的时候他还在跟小兰学习制作巧克力。本来他对情人节还是挺不理解的——尽管他知道节日的渊源,跟恋人在一起哪天不可以过得甜甜蜜蜜的?一定要到一个特定节日才能表达自己的爱意吗?

 

然后他就想起某个长得与自己相似性格却与自己天差地别的姓幼稚鬼。前几天那个人才抱着自己,在耳边悄声埋怨,自己总是把他的浪漫变成理性的分析,明明很喜欢也不懂说一句“我喜欢”——啊,除了对福尔摩斯。更遑论“我爱你”。

 

确实,他鲜少直白地表达自己的情感。他一向认为爱并不是随口的承诺,而体现在日常或者更多其他时刻的行动中,言语只是起辅助作用而已。

 

然而,出于某种无法言明的心理,当看见许多店面都装饰上粉色丝带,街上的行人都是成双成对的时候,他决定跟小兰学做巧克力。毕竟那天可是连空气都被玫瑰的芬芳感染的日子呢。

 

啊,扯远了。

 

当电话那边传来预告函几个字的时候,一向反应灵敏的工藤就愣住了。目暮警官叫了他几声他才回过神来。仓促地跟小兰交代了原因,随手围起围巾,就往警局去了。毛利兰看着桌上已被切碎的巧克力,只能摇摇头为黑羽哀叹,看来黑羽君在家里的地位不太高啊。

 

“这个确实是怪盗基德的预告函没错。”

 

工藤将手里的预告函翻来覆去。

 

“这个有什么玄机吗?真不像怪盗基德的风格。”

 

目暮警官一脸不解地看着工藤。

 

太直白了,确实完全不像那个人往常华丽又刁钻的风格。预告函上清楚地写着时间地点——没有写目的。但是那个地方却没有任何展览。

 

这家伙到底又要做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来啊。

 

他会做什么工藤不知道,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今晚又是一场狂欢。电视台又播报了基德的预告函,今晚那个地方大概会聚集一堆迷妹,哦,或者是情侣?

 

不出意料,工藤到达那个钟楼的时候周围已经被人们围得水泄不通。今晚没有警察,或者说警察们并没有穿警服——工藤有理由相信他们只是来围观的。

 

拜托好好的情人节当然是和爱人一起过才有意义,谁要在那天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之后他偶然提起,他还一度不相信那是一向认真木讷的高木会说的话。

 

形单影只地走在成双成对的人群中,工藤显得异常突出。他故作轻松地拉起围巾,米色的针织制品挡去了他半张脸。

 

天气有些冷,却是个适合情侣们抱在一起取暖的日子。

 

突兀的一下“嘭”的响声,让人们的视线集中到钟楼上。悬在半空的怪盗基德自然又引起了一阵破天的尖叫。怪盗的白色披风在夜风中猎猎作响,过远的距离让工藤看不见他的表情,但可以想象那家伙肯定带着怎样桀骜的笑容。

 

怪盗把食指放在唇间,全场立即安静下来,屏息等待下一秒的奇迹。工藤把手插在口袋里,不可否认,这个家伙确实有掌控全场的能力。

 

“感谢各位赏脸来见证我对恋人的爱意。”

 

话音刚落,便引起了一阵骚动。在耳边充斥的无非是在惊讶基德竟然有女朋友了云云。工藤舔舔干燥的嘴唇,悄悄握紧拳头。遇事冷静的他在听见那句话之后,竟然觉得血液似乎被什么点燃,心跳频率不受控制地加快。

 

怪盗没有理会他们的讶异,兀自打了个响指,半空之中有什么聚集起来,组成几个玫红色的字。等他看清,停留了几秒便伴随着细碎的银光四散绽开来。

 

鼻尖萦绕着玫瑰的馨香,花瓣落得到处都是。

 

工藤湛蓝的瞳孔微缩,第一次失去了分析魔术表演的兴趣。

 

“也祝各位情人节快乐。”

 

人群在沸腾。

 

“爱してるよ”

 

如果你说不出口,就我来好了。

 

怪盗基德盯着下方正看着手指发呆的侦探。笑了笑。

 

工藤情不自禁伸手接住落下来的花瓣,柔软的花瓣上还残留着冰凉的水汽。他再次抬头,半空哪里还有那个怪盗的踪迹?

 

好俗气。他收回视线,在心里吐槽,更俗气的是自己竟然因此激动。

 

他来不及欣赏背后天空肆意绽开的烟火,便往家里跑。

 

然后——

 

然后?

 

工藤冷笑。他只看见一个不断打着喷嚏的蠢货高中生。

 

“喂,快点喝下去。”工藤居高临下地看着缩在床角的黑羽。想到这家伙为了耍帅只穿件薄西服最后把自己弄成病号这件事真是无法不生气。昨天留下的些微感动早就在听到对方喷嚏声的时候消失得无影无踪。

 

“新一,明明昨天还抱着人家温声细语的样子相当可口今天却凶我……”黑羽抹了抹眼角并不真实存在的眼泪。

 

“少点废话把药吃了不是更好吗。”工藤头顶忍不住爆出井字。


二人今天依旧很恩爱呢。

 

FIN

 


最后,吃了药的黑羽还是收到了工藤迟来的巧克力。

 

还有那句别扭却郑重的“爱してるよ”。


黑羽喜滋滋地思考着要不要下次再来一次,或许会有更意想不到的收获?

 

真·FIN

 

不行了写到最后感觉自己没吃药(。

 

 


评论(3)
热度(35)
©夏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