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线

若徒留一人,所有荣光都一文不值

【利艾/夜雪】此岸彼岸02

修稿分段混个更(你 好像没好多少凑合看qaq

01


02

 

另一边。

 

夜斗看着窝在被窝里熟睡的艾伦,脸上有些无奈又有几分不解。这小子怎么回事?按照自家神器平时那尿性,早就大吼大叫然后连拖带踹地把自己叫起来了。

 

他看看窗外,太阳早已高升,柔柔的阳光照得屋子暖洋洋的。啊啊,确实是适合睡懒觉的温度。确认时间无误后他再次把视线落在了酣眠的人身上。

 

脸部线条在一呼一吸之间小幅度起伏,成熟了不少仍没摆脱稚嫩的脸庞没有了平时的张牙舞爪。其实雪音安静下来也挺可爱的。光明正大盯着自家神器睡颜的神明破天荒这样想。

 

话说这家伙该不会生病了吧?想起原本目的的夜斗皱起眉。他摸了摸后颈,今早是那一下不知缘由的刺痛把他弄醒的,要不然他睡得比雪音还熟。

 

刺痛?

 

“雪音雪音,醒醒!”思及此,夜斗连忙推着艾伦的肩膀。你可别又出什么事……

 

“唔……”艾伦嘤咛一声,耳边的声音被模糊成一阵杂音,吵得他头疼。

 

而潜意识中还是抓住了关键词,醒醒——?

 

利威尔什么时候那么吵了,“呜……让我再睡一会嘛,累……”尽管这么想着,他还是半睁开眼睛试图哀求一下对方。

 

为什么利威尔声音不太一样,连样子都变了?看到模模糊糊的映像,艾伦所剩不多的理智这样想。

 

卧槽?!样子都不一样了?

 

艾伦猛地被这样的想法惊醒,整个人惊坐而起,一手按着胸口,小口喘息了一下。本来因为对方无意识撒娇的样子呆住夜斗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

 

艾伦扭头看着蹲在床边的人,不可置信地揉揉自己的眼睛。再次睁眼之后发现不仅眼前的景象没变,竟然连自己的身体都不一样了。

 

他倒吸一口气,身体也不由紧绷。

 

“你、是、谁?”眼前人深紫的发丝让他一阵恍惚。他不动声色地扫视了一下周遭,添上一句,“这是哪?”

 

“……”夜斗把手背放到艾伦的额头上,“天啊,雪音你不是真的生病了吧?居然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虽然是暂时借住在这里但你不能否认这里也算你的家啊……”温度正常啊。

 

带着愠怒的声音打断了他的长篇大论。

 

“闭嘴!”被吵醒多少有点起床气的艾伦忍不住吼了出来,“听我说行不行?”现在的艾伦完全理解为什么利威尔在韩吉小姐废话连篇时会毫不犹豫地动手了。

 

“……你说。”夜斗怔怔地吐出两字,他绝对不承认他一下子被雪音的气势唬住了,他发四。

 

“我叫艾伦·耶格尔。”多少意识到自己刚才不太礼貌,艾伦清了清喉咙,自我介绍。稀里糊涂到了别人身上,但记忆总不可能欺骗自己。按照那种奇幻小说的惯常套路,自己很大可能跟别人灵魂调换了?

 

他得承认,这个理由无法说服自己,奈何现实又不允许他质疑。

 

夜斗神色凝重,按住艾伦的双肩,把脸凑过去,“雪音,你真的不是在报复我昨天偷偷拿你的零花钱去买猫粮给街口那只流浪猫吗?”紫蓝眼眸里的认真让艾伦不知作何反应。

 

唔……听起来勉强算个好人?

 

艾伦悄悄放松了一点。夜斗见艾伦没有反应,心里暗暗松了口气,下一秒却又眉头微蹙。“你真的不是雪音?”看见艾伦肯定地点点头,他毫无征兆地在对方灼灼的目光下打了个喷嚏。

 

……

 

我刚才在庆幸什么?现在比雪音发现我偷拿他的零花钱严重一百倍好吗!夜斗烦躁地揉着头发。

 

在艾伦洗漱完毕之后,二人就坐在房间里大眼瞪小眼。

 

“夜斗先生,那么用力揉会把头发弄得到处都是的。”艾伦善意地提醒。夜斗的动作顿了一下,再次确定,眼前人绝对不是雪音。

 

正当夜斗想用他特有的辩论技巧反驳艾伦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

 

“夜斗!”顺着声源望去,他发现有两个素未谋面的人站在房间的门口。

 

叫他的大概是比较年轻,略高的少年。他疑惑地叫了一声,“雪音?”还没听见对方的回答,另一边就一阵噔噔噔的动响。余光瞥过去,刚才还状似乖巧地坐着的少年已经向那个黑发的男人跑了过去,然后扑进对方的怀里。

 

“利威尔!”语气中全是欣喜。

 

利威尔稳稳地接住扑过来的少年,那一瞬间,他就知道怀里的就是他的艾伦。无论样貌怎么变,气质与相处多年的感觉是不会变的。甚至艾伦抱住他后下意识蹭一下的小动作。

 

看到呆愣的夜斗,雪音毫不在意地耸耸肩,一脸“我不用回答了吧”的表情。

 

在来的时候,他就在车上问清楚了。

 

 

给利威尔报了地址之后,两人就一直无话。

 

但他觉得自己作为“受害者”,有必要把一些事情问清楚。雪音在心里给自己打了几次气后,终于鼓起勇气问出口,“那个……阿克曼先生,你跟艾伦是什么关系?”他看向窗外,假装不经意提起。

 

“恋人。”

 

利威尔答得干脆果断。

 

答案证实了他的猜想,在醒来的时候就觉得奇怪,哪有正常的朋友抱在一起睡一张床上的?嗯——除了睡相跟夜斗一样差的家伙。话说回来,听到当事人亲口说自己和占用身体的主人是恋人关系这种事,信息量和冲击力都非一般大。

 

两句话之后又一路无话。雪音已经认命了,沟通不了就不要沟通了。他本身不是话唠,而且不是每个人都像夜斗那样能啰嗦。

 

 

不过……着自己的身体做这样的动作还真是奇怪。金色的瞳孔眯了眯。

 

 

TBC


评论
热度(20)
©夏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