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线

若徒留一人,所有荣光都一文不值

【夜雪】独一无二

野良神 夜斗x雪音

这里TV党,慎。

第一次萌CP寂寞到自产(哭唧唧

没粮真的好痛苦QAQ纯粹为了满足脑洞OTZ

不记得第几话了,在看的时候尽管知道不会斩,但还是忍不住想“快斩快斩”简直不忍直视自己……终于写出来了好高兴(捂脸

***

世界安静得可怕,在日和像其他所有人一样经过夜斗和雪音身边的时候。

她看不见他们。瞬间仿佛所有的回忆都在空气当中化为灰烬,飘零着,再归于虚无。

明明是没有任何值得疑问的结果——毕竟是夜斗握着雪器,亲手斩断了他们之间的缘,但即使是一直为了夜斗不断控制自己情绪的雪音,面对这样真实而残酷的现实时仍然会失落,会伤心。

灼灼的橙红眸子里的难过几乎淹没他,他只记得夜斗用自己斩缘的时候眼前一道红光闪过,——那时还没反应过来夜斗要做什么,而后白色的空间像被撕裂,耳边的脆响大概就是缘分断裂的声音。

夜斗意料之中地感到心口一抽。他咬咬牙,在雪音即将触碰到日和的手之前握住他的手腕,将他拉走。

“走吧,雪音。”

与对方相背离开的雪音甚至没看到日和渐渐走远的身影,而他们从此陌路。

“诶……”

雪音轻呼一声,有些无措地看着神明线条锐利的侧脸,幽蓝的眼眸似乎压抑着暗潮,心头兀地一跳,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大概又让他的神明难受了。

于是所有的质问与失落都被深深地压在心底。

街上的霓虹灯不断亮起,映得在他们身边走过的人的脸红红绿绿,耳边的一切谈话被耳侧呼啸而过的风切割成碎片。

以五日元为香火钱——尽管雪音不能理解这个奇怪的执念,接过无数委托,却不能在任何人的记忆中留下一丝痕迹。

明明是最渴望被记住的啊……

“难过吗?”

 

夜斗放开雪音的手,开口问道。低沉的嗓音没有平日里的轻佻和调侃,寂寞的声调让雪音心中一动,像黑暗中水滴落时荡起水纹。

不知走到哪里,周身一片黯淡,身边仅有的一盏路灯忽明忽暗。

“废话!”雪音站在靠近光源的地方,对着夜斗大声吼出来,继而声音带上了哭腔,“相处了那么久,她对我们那么好……不难过的都是冷血动物吧……”眼泪终于是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没有哭喊,只是无声的抽泣,所有烦郁的情绪都在此刻发泄出来——对斩缘的感伤,对生前一无所知的仓皇。

 

他是已死的亡灵,他是神器,但终究还是个孩子啊。

 

夜斗垂下眼睑,心里某处某种情绪不断膨胀,神和神器一体同心的羁绊在此时感受得无比清晰。 他轻轻走向雪音,捧起他的脸,用拇指给他拭去眼泪,“别哭啊,你哭我也会难受的。”

 

感受到脸上温热的触感时雪音愣了一下,他蓦地想起进行褉的时候无论如何难受都不放弃自己的场面,然后反应过来。他扭头逃脱夜斗的双手,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水渍。

 

“对不起。”

 

话语中带着浓浓的鼻音,眼神闪烁,像一个犯错的小孩,不敢直视夜斗。

 

“有什么好对不起的,悲伤是人之常情嘛,虽然你是神器,不过也还是个小鬼罢了。”

 

夜斗故作轻松地刮了刮鼻子,调侃似的说,本以为雪音会如往常一样炸毛然后别扭地反驳自己,却没料到他会问:

 

“那……你会消失吗?”你会离开我吗?

 

明明说过没有人记得的神明,是会消失的啊。而你所说的唯一的信徒都遗忘了你啊。虽然雪音不说,但夜斗能感觉到他对自己深深的依赖,对生前的事一无所知,带着空白的记忆成为神器,害怕黑暗,害怕被丢弃,也害怕孤身一人,这样的人却说堵上雪之名来保护自己呢。

 

原来他为自己想的那么多啊,夜斗的唇角荡起微笑,看着他灼灼的目光。说出口的话让雪音红了耳尖,也让他安心下来。

 

“当然不会,至少为了我独一无二的神器,我一定会努力存在着。

 

“所以,别担心。”

 

雪音一下子不知道要说什么。

 

不过——神都是善于蛊惑人心的吧,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信徒,连作为神器的他都无法拒绝神明的话。相信着吧,这承诺似的话。

 

 

FIN

评论(9)
热度(72)
©夏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