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线

若徒留一人,所有荣光都一文不值

【霆超】Nothing like us • 02

*陈霆x项允超

*同居三十题系列短篇。这篇好像跟同居没多大关系。

*OOC预警。

发现他们到了我手里不止强不起来还很逗比……咳咳。

Nothing like us •「浏览过去的相片」

在香港,吹着盛夏的自然风跟在大热天吹暖气一样难受。项允超刚走出教研室就有层层热浪迎面而来,他眨了眨眼睛,觉得自己真像铁板上的烤鱼。

热辣的阳光落在建筑物上变成大片大片刺眼的光斑,这种鬼天气最适合去冰室。空调和甜食,噢,他向来拒绝不了甜食——这是只有少数人知道的秘密——而陈霆更是少有的初见就窥探到这个秘密的人。

项允超喜欢坐在玻璃墙旁边的位置,在那里他可以看见这个陌生城市的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当中有股市井味,却有他喜欢的平静,可他明白,自己的生活不是这两个字能概括的。

“你点嘅三色球同鸳鸯。”好听低沉的男声来自眼前看起来有些像书呆子,配上嘴角若有若无的笑意又带着点斯文败类气息的人——反正当时项允超是这么想的。

彼时的陈霆不仅留着刘海还带着眼镜,黑色镜框让人第一眼看起来就觉得他有些呆板,而他开始就是想借此掩盖这两年混黑沾染的戾气。但挡不住的是随着年龄增长愈发分明的面部线条。

项允超弯起眉眼朝陈霆扬起一个微笑,“谢谢。”他说的是国语,软软的台湾腔跟他干净的外表倒是意外地相衬,陈霆想。

未等到陈霆的回话,二人就都被玻璃墙外的一阵闪光吸引了注意力。单反镜头对着他们,拿着相机的人朝他们摆摆手,他快步拐进门,走向陈霆与项允超。

男生两手紧紧抓着相机,朝两人半鞠了个躬,有些紧张地说:“唔经你哋同意就影相系我唔啱,但系而家唔影嘅话又会错过……”看着两人各异的表情,焦急又窘迫的话语到后面越来越小声。项允超似笑非笑,而心中更多的是好奇。陈霆微微皱眉,不知在想什么。 【不经你们同意就拍照是我不对,但是现在不拍的话又会错过……】

项允超抬抬下巴,示意他继续说。

“我想问下,我可唔可以留低哩张相,我想整一个以香港生活为主题嘅影集。”他把单反递给项允超,让他看自己拍的照片,男生觉得对方长得白白净净,应该也比较好说话。 【我想问一下,我可不可以留下这张照片,我想做一个以香港生活为主题的影集。】

这家店本就是老店,店内的装修仍保持着八九十年代的风格,以此为背景加上光线的渲染倒是出了几分怀旧的味道。从拍照的角度看上去是两人相视而笑,像是多年老友。

项允超撇撇嘴,很普通的画面,他不懂这有什么吸引这个年轻的摄影师的 。

“这个问题,他说可以就可以咯。”项允超抬头看向一直沉默的陈霆。

陈霆终是在两人的注目下点了点头。

“咁就好啦,”男生的惊喜之感透过那张脸丝毫不漏地表达出来,他从口袋中掏出两张卡片,递给项允超,“唔谢嗮,如果你哋想摞返张相可以随时Call我。”说着在耳边做了一个打电话的动作,然后说了句再见就离开了。 【太好了,太谢谢了,如果你们想拿回这张照片可以随时打给我。】

“我叫项允超。”他用食指与中指夹起其中一张名片递给陈霆。

“陈霆。”陈霆礼貌地接过那张名片。虽然他并不认为自己需要这张对自己来说等同废纸的东西。

“港大?”

“大三?”

“经济系?”

项允超听到他的名字之后,连珠炮似的蹦出好几个词组。他瞪着杏眼,看到陈霆愣怔的模样就知道自己猜中了。

世界真是小。

“你知道我?”陈霆的国语不太准,却不能忽视那几丝警惕与防备。尽管他不能将这个学生模样的人与他们这种走在刀口上人联系在一起,但他懂得任何事都会有例外。

然而事实证明他多虑了。

“啊……不要那么紧张,我没有恶意的……”从小上流社会的真真假假尔虞我诈让他对周边人的态度特别敏感,他不懂陈霆为何如此防备他,然而正常来说还是要安抚一下?——尽管他觉得这话特别没有说服力,除了显得自己特别蠢外还有欲盖弥彰的嫌疑。

他摸了摸鼻子,“我经常听教授们提到你。”就在他来这里之前,老学究们才跟他说如果有兴趣可以找这位学长探究一下云云。

陈霆除去黑社会这个身份后,确实是老师眼中的优秀学生。年年拿奖学金还勤工俭学,有孝心更有上进心,对各种事物还有独到的见解。想不记得他都难。

“那,你好,学弟。慢用。”他接过项允超的钱,转身离开。

项允超看了他的背影一会儿,突然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瞎扯那么久,冰激凌都要化了!

站在收银台旁的陈霆看到项允超又是扁嘴又是享受的生动表情,忍不住勾起嘴角。

如今陈霆看着项允超捧着相册眼睛亮晶晶的样子,又是忍不住勾起嘴角。

——那张名片也不全是废纸嘛。

他想起他之前去拿照片时那位摄影师挠挠头跟他说,其实当时会拍下来是看他们长得好看。

陈霆不可置否。谁在意这个呢,只要照片在就好了。

——FIN——

评论(2)
热度(18)
©夏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