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线

若徒留一人,所有荣光都一文不值

【霆超】Nothing like us • 01

*陈霆x项允超

*同居三十题系列短篇。目测每篇不会有太多关系。

之所以是短篇是因为lo主没啥坑品,就算现在是短篇也不晓得能写多少(⊙x⊙;)

*没有商战,没有家族恩怨。只想甜甜的。

*OOC预警。

接受以上可看。


Nothing like us •「相拥而眠」


项允超拿起提示灯一直闪烁的手机,看着屏幕上面的信息有些不明所以。


自他跟家里出柜之后,他跟家里一直是冷战的状态。当初项父知道自己儿子喜欢上一个男人,还是一个混黑社会的男人后,差点没气病,当场就拿起棍子把项允超打了一顿。只是项允超也是个倔脾气,全过程都咬着牙,愣是没叫喊一声。沉默着表达自己的态度。


他绝对不会跟陈霆分手。


最后是项母受不了了,哭着阻止了项父落在项允超身上的棍棒。那晚项允超保持被打的姿势,在书房里跪了一晚。只是第二天他就搬去了跟陈霆一起住——在决定坦白的那一刻他就做好了面对不被理解的准备。


开始他会回家陪他们吃饭,只是每次的话题到最后都会落在他与陈霆身上,而结果往往是不欢而散。后来,他便越来越少回去,直到现在几乎是一个月回一次。


陈霆曾问他,后不后悔为了我与家人闹得那么僵。


陈霆没有家人,他只是担心项允超不好受。无论项允超在外人看起来再怎么难以接近,再怎么疏离,对待家人始终不可能完全冷漠。


项允超抱住他,把脸埋在他的脖颈,闷声说,你不放弃我,我就没有后悔的时刻。


陈霆觉得那一瞬间似乎看见了浮动在水平线上的浅淡晨曦,温柔恬淡。


项允超是被第二条短信提示音唤回的神。上面无数数据构成的黑体繁体写着——对了,你今晚可以带上那家伙。


短信来自项允杰。上边的“家伙”自然是指陈霆。只是项允超想不通父母怎么突然要他回家吃饭,还破天荒地让他带上陈霆。


未等他想清原因,天幕已是被泼了墨一般。没有灯光渲染的地方可以看见些微星星,明天应该是个好天气。


项允超带上陈霆回了项家。一顿饭下来,虽然不是其乐融融,却也比以往项允超每一次回家来得平和。饭桌上拉拉家常,聊聊资讯,细细碎碎的,竟让项允超感到温暖。项父没有为难任何一个人,反而跟陈霆挺聊得来。


许是时间久了,父母看清了他们的决心,许是厌倦了无用的逼迫与无休止的争吵,又或许是心疼他了。无论是哪个原因,事情总算是往好的方面发展了?


项允超垂下眼睑,他猜不透这顿饭的含义。


项允杰拍拍他的肩,示意他安心。作为一名尽职的弟控,项允杰从来都是支持项允超的每一个决定的,即使是弟弟要跟一个男人在一起,这种被父亲贴上大逆不道标签的事。毕竟,这三年陈霆对项允超的态度也是有眼看的。


夜深之后,项允超随着陈霆回到了陈霆的别墅。别墅四周是难得的不在郊区却又山环水绕,盛夏昆虫的低吟浅唱此起彼伏,颇有诗意。


项允超洗完澡,简单裹了件睡袍站在落地窗前,目光流转于外面景致灰白的轮廓。项允超洗完澡,简单裹了件睡袍站在落地窗前,目光流转于外面景致灰白的轮廓。连它们都活得比我恣意,他思绪忍不住有点飘。所以猝不及防被拦腰抱起的时候,他只觉得眼前一片空白,下意识就抱紧对方的脖颈。


“你干什么。”被放到床上的项允超蹙着眉,惊魂未定地望着躺在他身边的始作俑者,要不是有良好的家教他早就对着陈霆翻白眼了。


“不干什么,睡觉。”说着,陈霆便把项允超拉到自己怀里,让他枕着自己的手臂,然后隔着发丝吻了吻他的额头。这样的姿势,项允超一抬眼就能看见他的眼睛,双眼像是黑色的漩涡,要将他卷入万劫不复之地。不过,他心甘情愿。


嗒——陈霆伸手把灯关掉了。视线所及之处都陷入一片黑暗后,对方身体的热度更加清晰可感。


“喂,我妈最后跟你说了什么。”项允超一想起离开之前母亲避开他跟陈霆说话的场景,他心里就不太舒服。被瞒着的感觉实在太讨厌,更何况他们都是自己最爱的人。


“没什么啊,她就让我跟你说,照顾好我,她就我这么一个女婿。”若是没有关灯,项允超肯定能看见陈霆的大白牙。


“她还说——你爸是个别扭。”


陈霆最后这样正经陈述一个事实的语气让他忍不住笑了出来,“哈,都是什么啊。”话语间气息全数喷在陈霆脖子的皮肤上,让他一阵瘙痒,抱在一起甚至让他能感知到项允超笑时震动的胸腔。


“阿超。”陈霆忽然叫他的名字。


“嗯?”


“要是你真不想睡的话,我们做吧。”霆哥表示被爱人这么蹭着实在难受好吗。


他一句话噎得项允超无话可说,停下所有动作。


“睡觉!”开玩笑,明天他还有早会呢。项允超闭上眼睛,伸手拉了拉被子,“晚安,阿霆。”


晚安,阿超。


——Fin——

这篇算是背景吧。


评论(7)
热度(29)
©夏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