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线

若徒留一人,所有荣光都一文不值

【霆超】你在

*陈霆X项允超

*写成这样OOC是必然的,但还是好想写他们

*我这是越写越短的节奏呀嘤嘤嘤,已完,真的


项允超从来都没有幻想过自己未来伴侣的模样。

 

所以当他有了“自己喜欢上了一个男人”这种惊世骇俗的认知后,他毫无挣扎地就接受了。

 

项允超从来都不做没有意义的假设。

 

所以从陈霆拉着他出门,到现在和对方漫步在湖边,他都是恍惚的状态。他从来没有料想过未来的某一天,他会和这个自己奋不顾身地去爱的男人,牵着手回到他们初识的校园里,走着曾走过的路。

 

阳光熹微,湖水禁不住微风的挑逗荡起圈圈涟漪。换上休闲装,把刘海梳下来之后,二人像还未出校园的大学生,像湖中清澈温凉的水。让人难以想象他们各自在商场黑道上的精明与狠厉。

 

他们走在湖边的小路上,路上低凹的地方还有昨夜大雨后遗留的积水,小到肉眼看不见的生物在上面掠过,引起各异的水纹。鼻尖萦绕不散的是混杂了青草味的泥土气息。

 

虽是清晨,但一路走着也遇上了不少行人,两人的长相本就容易引人注目,何况他们还牵着手,更是引得路人频频侧目,眼神或探究,或惊奇,或许还有鄙夷。陈霆想到项允超一向不喜欢太高调,在心中权衡了一下,想要松开手。

 

紧握的双手之间刚有缝隙,没想到被对方反握,于是扣得更紧。陈霆吃惊地侧头看向项允超,爱人的侧脸平静美好,向着阳光,像染上了一层光晕,脸上细小的绒毛都能看得清楚,唯独对方的表情被光线模糊了。

 

他看见项允超动了动嘴唇:“下不为例。”

 

似是感受到他赤裸裸的目光,项允超偏了偏头,不知什么东西有幸得到他的注目,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绝对不是自己。

 

陈霆失笑。

 

 

“我第一次见你,你就坐在那里。”陈霆指了指那棵树根几乎暴露在地面,他依旧叫不出名字的树。看起来有好些年岁了,不过幸好还在。他笑着看眉目一如往昔的项允超,你也在。

 

“那时候我被阿栋拉来为他泡妞打掩护,”触及他疑惑地目光,陈霆解释道,“结果我一眼看到了你。”此时对方乌黑的眼珠里只有自己,只有一个人。

 

项允超盯着他弯成月牙的眼睛,惊觉当中满载的温柔能溺死鱼,“嗯。”他轻轻地应了一声,唇上的猫弧掩不住。

 

项允超觉得自己是幸运的。

 

他从来都没幻想过自己未来伴侣的模样,是因为在遇到陈霆之前,他一直以为自己对爱与被爱的概念都被那个家消磨得差不多了。最糟糕也最完满的结果不过是走上家族联姻的道路。他从来不做没有意义的假设,是因为他在意的人似乎从来不在意他,他没必要抱着不切实际的期待。

 

陈霆的出现,至少让他知道自己不是不会爱,只是他遇见的人都不是陈霆。

 

他们走着,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风景,陪伴身侧的是与自己最亲密的人。

 

够了。这样就够了。

 

“你真幸运。”项允超低笑一声。不知对谁说。

 

陈霆亲了亲他的手背,回道:“我真幸运。”


FIN

 


评论(5)
热度(19)
©夏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