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线

若徒留一人,所有荣光都一文不值

『哲纶』碎光

*唐禹哲x炎亚纶

*傻白甜(我真是没救)

*短,非常短

*圈地自萌谢谢合作



炎亚纶枕在唐禹哲的腿上,刚好可以看见自家恋人漂亮的颈部线条。他用眼睛细细描摹,似要将其刻入骨髓。当然,这不是因为他矫情,而是电视上正在播放的肥皂剧实在太无趣,而他又太无聊了。他实在无法理解唐禹哲为什么能看的那么认真,明明是那种用脚趾头想想都能知道走向的剧情。

 

更重要的是,男女主角的颜值加起来还没他自己高呢。

尽管炎亚纶天天对着唐禹哲那张脸,他依旧能毫不费力地得出结论——自家男人就是个祸害。毕竟自古有言,红颜祸水——哦,蓝颜祸水也是可行的。

不过,如今这祸水的心中的城池早已被自己占据,处处有自己留下的痕迹。

这么好,这么温柔的男人,是我的。

炎亚纶这样想,并且忍不住笑出了声。

“纶,你笑什么?”这一笑便吸引了唐禹哲的注意,他低下头,恰好对上炎亚纶盈满笑意的眼睛,那双眼亮晶晶的,像落了整个星河。他忍不住用指腹摩挲对方的眉眼,这样熟悉的触感,唐禹哲觉得他这辈子都不会厌倦。

炎亚纶也由着他动作,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倒笑着问道:“诶,呆子,你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唐禹哲意味深长地笑了一笑,说:“你要是想,我现在也可以上你。”表面上的谦谦君子,其实切开来不是黑的就是黄的。


“别耍流氓啊混蛋!给我好好回答!”意料之中的炸毛,炎亚纶忍不住用手肘撞了撞唐禹哲的腰,但根本没有用上力气。而怀中的人因气愤瞪圆的双眼和鼓起来的腮帮子让某个开着恶劣玩笑的人异常愉悦。

 


“你不是知道么,”唐禹哲有些无奈,抿了抿嘴,“你追我的时候。”他的视线重新落在电视荧屏上,男女主角还上演着“你冷酷你无情你无理取闹”的戏码。

 


“真的?”

 

“骗你干嘛?”

 


“是吗,”炎亚纶两手撑着沙发坐了起来,他掰过唐禹哲的脸,与自己的对着,鼻尖几乎相贴,“哲,你知道吗,我最近啊——翻出了一封来自我的爱慕者的情书呢。”他故意放慢语速,说话间气息都喷在唐禹哲脸上。

 


不知是因为脸上的痒感还是因为炎亚纶的话,唐禹哲微微眯起眼睛,嘴角勾起小小的弧度。炎亚纶真是爱惨了这个表情。

 

“哦?”唐禹哲轻轻应了一声,静静等着他的下文。只是炎亚纶感受得到不知什么时候放在自己腰上的手渐渐收紧。

 

“看时间应该是高一的时候,内容嘛有点傻,我看一次笑一次真的……啊……”话说到一半,猝不及防就被对方压倒在柔软的沙发上。

 

“你还看了很多次哦?”两人靠得太近,炎亚纶清晰的对方眼中酝酿起来的情绪,玩味与压抑的不满。但他没有丝毫害怕,甚至环住对方的脖颈,用力让两人靠得更近,把自己的头埋在对方的颈窝,“对啊,署名是——Danson呢。”

 


感受到身上人的身体猛地僵住,炎亚纶笑得像一只偷腥的猫。

 


唐禹哲看起来面不改色,心里却掀起了惊涛骇浪,“亚纶,我不是想要骗你的。”

 


炎亚纶挑起眉,伸手不客气地捏着男人的脸,啧,手感真好。“既然如此,那小爷当初追你的时候还特么的那么矜持!?”说起来前几天在那叠旧书黎发现这封未寄出的信的时候还真是吓了一跳。

 

闻言,唐禹哲抓住他乱来的双手,笑得温柔。

 

“那——为了补偿你,我决定不再矜持了。”这下轮到炎亚纶呆住了,糟糕!

 

他还没来得及细想,唇上就是熟悉的柔软的触感。细细密密地落在身上各处的吻让他几乎丧失思考能力了……

 


至于电视上还在演什么,谁在乎呢。

 

————Fin————


评论(1)
热度(26)
©夏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