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线

若徒留一人,所有荣光都一文不值

『快新』#绝对领域#

其实一点也不绝对领域╮(╯▽╰)╭话说我完全没有印象自己写过这种内容怎么破OTL写了最清纯的两个……

⑦听见后面有人叫回头时的眼神&⑧喝茶时握住茶杯的骨节分明的手

一、听见后面有人叫回头时的眼神

 

工藤新一坐在咖啡厅靠近窗边的位置,白色的手机贴在左耳,不知在说着些什么。右手拿着勺子轻轻地搅动杯子里的咖啡,勺子偶尔与瓷杯相碰发出清脆的声响。

 

黑羽快斗坐在工藤的斜对面,刚好可以将工藤的动作一览无遗。他从工藤进门之前就坐在这里了,没想到对方选择了一个对自己那么有利的位置。他对这个作为自己“最不想见到的恋人”的男人还是有点兴趣的,于是便毫无顾忌地观察起对方来。

 

专注于电话的工藤并没有注意到黑羽的目光。黑羽在心里暗暗得意,没想到名侦探的警惕性如此低。
名侦探毫不知情地被他从上到下完整地打量了一番。清秀的侧脸看起来很没有侦破案件时那种锐利的感觉,反倒是有着少年的柔和。蓝色的校服和里头白色的衬衫没有一丝皱褶,给人一种严谨稳重的感觉。
身边的环保袋不知道装着什么,一丝不苟地被放在了靠窗的一侧。

 

他注意到名侦探搅动的动作停了下来,同时眉也微微蹙起,嘴巴动得有些快,只可惜自己不懂唇语。
怪盗觉得有些可惜,然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偷听别人讲电话是不大道德的,不过转念一想,自己的某些道德似乎都在盗取宝石的时候就所剩无几了——嘛,算了。

 

工藤突然往他的方向走来,黑羽的背立即僵硬起来,不会是发现自己了吧?
直到身边带起一阵风,他才逐渐放心下来——原来名侦探是要去埋单。他下意识的看向工藤方才坐的位子,上面那个环保袋还静静地呆着。
黑羽在心里衡量了一下,叹了口气,谁让自己那么善良呢,就给他送过去好了。
他拿起袋子,埋了单就追了出去。
他在门口张望了一下,一下子就瞄准了那个蓝色的身影。他追了上去——“工藤新一!等一下!”
大概是听到他的呼唤,工藤急急地停住了脚步。追上来的黑羽一瞬便对上工藤的眼睛,这一对视让黑羽觉得呼吸一窒。

 

实在是太漂亮了——他的眼睛。冰蓝的眼眸清澈透亮,像是容纳了大海与天空的所有温柔,丝毫没有与怪盗追逐时的锐利,只带一丝疑惑。毫无戒备的眼神扫在黑羽的身上,如纯净无垢的圣水般泻下来,像是天神的洗礼。
瞳孔清晰的映出自己的模样。

 

“你——有事吗?”他疑惑地开口。
“啊啊,你的东西落在咖啡厅了我是给你送来的。”黑羽瞬间回神,在心里默默给自己扇了几巴掌,你刚刚在做什么啊黑羽快斗!
“谢谢你。”工藤笑着表示感谢。

 

FIN

二、喝茶时握住茶杯的骨节分明的手

 

 

温柔的阳光洒落在屋顶上幻化成一片银光,闪闪烁烁。 猫儿眯起眼睛趴在在屋顶上享受着午后的温暖,慵懒又惬意。白色蓬松的绒毛似乎要让它与远处灿烂的天空融为一体。

从落地窗透进来的柔和的光线把客厅点亮,两个少年以不同的姿态分别坐在面向落地窗的沙发的两端。

坐在左端的工藤新一倚着沙发的边缘,双腿交叠,手里捧着不知看了多少遍的《四签名》,不断翻阅。

坐在右端的黑羽快斗把手肘抵在沙发扶手上,撑着半边脸,微微侧身不断地往工藤的方向看去。

茶几上的放着两杯绿茶——因为黑羽长时间以来的真切关爱工藤终于肯把咖啡换成绿茶。因为光线的关系,袅袅升起的白雾也清晰可见,它升到一定高度便消散在空气中。
两个少年就这样安静地坐着,互不相扰。像一幅温柔的画卷,充斥着温馨和美满。

黑羽觉得就这样安静地看着自己深爱的人做自己喜欢的事,也是一种幸福。而且能细细观察对方也是个不错的机会。

在黑羽热烈的注视下,工藤没有受到丝毫影响,一如往常。

应该是渴了,工藤伸手拿起前面的茶杯,轻轻地呷了一口,他并没有把杯子放下,而是保持那个动作,黑羽猜测他是看到高潮了。

黑羽的注意力忽然放到了恋人的手上。

拿着茶杯的手指弯曲起来,有不一样的美感。 指关节曲成九十度,细微的横纹挤压出褶皱,带出好看的弧度,使得节骨更为分明突出 。

工藤的手不算白皙,是健康的肤色,他的手指比较长,黑羽开始幻想那双手灵活地玩魔术的样子,肯定很好看。只不过这个事件发生的几率似乎有些低。
他觉得就这点有些美中不足。

工藤终于把杯子放了下来,细小的声响打断了黑羽的幻想。黑羽咬咬下唇,思索着恋人的手上似乎缺了什么。

空荡荡的——哦!是缺了一枚戒指——缺少一枚自己亲手给他戴上的戒指。
意识到这点,他暗暗盘算,看来得找个方法弄到新一的手指尺寸呀。
认真看书的工藤根本不知道自家恋人有着如此复杂的心理活动。

……

外面的阳光依旧美好,屋顶上被晒得懒洋洋的猫动了动身体,小小地喵了一声又继续睡去。

FIN

2333看到天神的洗礼那里自己都好想笑噗

评论(2)
热度(38)
  1. 鵝不食夏线 转载了此文字
©夏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