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线

若徒留一人,所有荣光都一文不值

『快新』风暴过后

活动文。

关键词:清算。骤变。

关键句:他站在医院门口,看到自己的影子在脚下的台阶上一折一折的。太阳并不晒,但他仿佛闻到皮肤烧焦的味道。

 

黑羽快斗拿着小刀坐在床边削起苹果,他的技术很好,果皮一直没有断。嫩黄的果肉逐渐暴露出来,散发出少许酸甜的气味。
黑羽认真的侧脸被窗外清浅的阳光铎上了一层光晕,轮廓美好。只可惜无人欣赏——整间病房只有他和躺在床上一腿放平一腿弯曲的工藤新一。
后者正拿着最近这些天的报纸解闷,翻页的刷刷声异常清脆,那是驱散灰霾之后的清爽。


报纸上热烈地报道着那个庞大的黑衣组织破灭的消息——当然这一切是归功于日本警视厅的——警官们遵循约定,没有把怪盗基德和“日本救世主”参与其中的事说出去。


“以前都没发现你那么贤妻良母啊黑羽。”工藤把视线转移到专注手上的苹果的黑羽身上,弯起眼眉调笑道。
“哈?说到底这都是为了谁啊。”黑羽看都没看他一眼,这句放在两人身上略显暧昧的话便脱口而出。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哎呀削得有点深了啊。他有些懊悔地看着皮上连着的那小块果肉。


工藤闻言,一下子愣住。
沉默不语。
——为了我么。


“你还是快点好起来吧,不然你欠我的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还的清。”黑羽戏谑地说。
的确。要不是怪盗基德——或者说黑羽快斗帮了他,他就不仅仅是骨折那么简单,或许早就成为GIN枪下的亡魂了。欠了他的可是一条命啊。


果皮正正落在黑羽前方的垃圾桶里,他小心地切下一块果肉,用牙签串起,递给了工藤,“喏,吃下去。”
“又是苹果——”工藤腾出一只手扶额,模样有些痛苦。他不太喜欢吃苹果,但黑羽快斗偏偏就天天来给他削苹果。
能不能不吃。
未等他把后半句说出口,黑羽便说:“病人就该听话。”可你又不是医生。工藤在心里有些幼稚地腹诽着。

尽管如此,最后他还是妥协了。
 苹果被咬开发出脆爽的声音,果汁流出来把齿缝都填满了,有点酸,有点甜。


“这些天都要你来照顾我,真是谢谢你了。”工藤把东西咽下去之后开口说,刮刮鼻子,那模样在黑羽看来有些可爱。
“嗯。”黑羽微不可闻地应了一声,这照顾其实是心甘情愿的,完全是因为自己的不放心才会向伯父伯母提出由自己来照顾的请求。
“很快就可以出院了,就不用再麻烦你了……”工藤叠好报纸,把它放在了床旁边的柜子上,他像是松了口气的样子。这句话过后,黑羽只是觉得对方的声音越来越飘渺,后面工藤说的话他都没有听清……

过了许久,黑羽向工藤告别了,说明天再来看他。


他站在医院门口,看到自己的影子在脚下的台阶上一折一折的。太阳并不晒,但他仿佛闻到皮肤烧焦的味道。

他伸了伸懒腰,阳光还真是灿烂呢。他扯起嘴角露出一个微笑,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

 

 

隔天,黑羽来看工藤的时候,值日的护士小姐告知他说:“啊,你说那个著名的侦探啊,他一早就办理出院手续离开了,他没告诉你吗?”

黑羽有些烦躁地揉揉头发,去工藤宅看看?但这个想法很快又被自己否决,以什么身份呢?他都已经跟自己划清界限了。

 

 

他走在回家的路上,低头思考着工藤这个行为的动机。啊啊好烦啊完全就……

“黑羽,你总算是回来了啊。”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打断了他的思考。

哈?他狠狠地停住了脚步,难道是太想对方导致出现幻听了吗?

“黑羽快斗。抬抬头啊笨蛋。”黑羽闻言,迟缓地抬头,然后就看见工藤新一倚着自家围墙站立着,腿上还绑着绷带,支撑行走的拐杖被他放在身边。

黑羽顿时有些凌乱了,疑惑地问:“新一?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啊,来给你还债啊,昨天不是跟你说了吗?你还是先开门吧,我在这等你好久了。”虽然两人长得几乎一样,但黑羽觉得工藤笑起来的样子特别好看。

 

 

工藤看着黑羽有些慌乱地拿出钥匙开门的样子,忽然觉得这样也不错。

 

FIN

说起来自己再看一次总感觉发展有点快我的错觉吗o(╯□╰)o


评论(1)
热度(19)
  1. 鵝不食夏线 转载了此文字
©夏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