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线

若徒留一人,所有荣光都一文不值

告白

☆BG#作者の童年#
☆法音x希尔杜
☆矫情狗血萌文
☆其实作者也是有少女心的
☆黑!历!史!人生第一篇BG同人orz
☆有奇怪的地方也不许吐槽作者懒得再改(没人看好么




>>>

仅是初夏,天气就热得不像话。

绿到有些发黑的树叶纹丝不动,像是被粘腻的空气凝固了。知了吱吱不停地鸣叫,让人不甚厌烦。

周围的人热情满涨,放声喊着加油一类的话。

法音却出奇安静的倚在被晒得发烫的大树下,目不转睛的看着旁边运动场上奔跑的少年。

因跑步带来的气流而飞扬的紫色碎发,嘴角勾起自信的弧度,盈满温柔的紫色眼眸。这一切都让她看得入神,她好像能看见他滴落的汗水在太阳下闪光。

心跳的频率加快了。她的手不自觉的放到心脏的位置。

“那么喜欢他呀?”

“当然……诶?不对!莲音你怎么在这里?!”法音有些迟钝的反应过来。惊讶地看着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她身边的不同班姐姐。

“我们两个班不是一直都一起上体育课的嘛。”莲音觉得好笑,一看见某个人什么都忘了啊。

莲音歪头,像是发现了什么,朝离这不远的另一棵树下的布莱德挥手,对方则报以一个微笑。

“真是恩爱呢。”莲音看见法音略带羡慕的小眼神,忍不住伸手揉揉她的发。

“你也可以的呀。”随即想起刚才法音看着希尔杜的像是要把他深深刻入骨髓的眼神,又忍不住笑出了声。

“别笑!”法音嘟起嘴。

莲音的手覆盖住法音仍在胸口位置的手,柔声说:“跟着自己的心走啊,爱的话就要大声说出来哦~别让自己后悔。”不等她反应过来,莲音已经跑到布莱德身边去了。

爱就要大声说出来?话是没有错啦,但是……告白这种事……要她怎样说出口嘛。法音抬起头看看白到有些刺眼的天空,轻轻的叹了口气。


17年了。

希尔杜和法音这种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关系已经持续17年了。 法音也不清楚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希尔杜的,大概是几天前,又或者是十几年前。

她不知道,她也不想知道。

若是非要她说个原因,大概是青春期吧。

再往运动场看一眼,试着找寻希尔杜的身影,却意外的撞上了他的视线。这一对视让她有些不知所措,然后落慌而逃。

她仗着自己优秀的运动细胞,快速跑到离运动场很远的生物园去了。法音拍拍胸口,让自己的气息顺畅了些。

在这里没人看见吧……

她明显感到自己的脸颊发烫,这一定是太阳太猛烈还有刚运动完的关系。

她忍不住回头望望,果然没有他的身影。

可能这样有些矫情,但是身后没有对方追随而来的身影,心里也不免有些落空。

回神来,她暗骂自己神经过敏,这又不是拍偶像剧,怎么会发生呢!

她又突然想起来,这段时间自己一直在躲着他。原来是两个人一起走的路变成了自己形单影只。原本两个人的午餐自己也是以各种理由推脱。

其实本来是四个人的。
她,希尔杜,莲音和布莱德。但自从莲音和布莱德确立关系之后就只剩她和希尔度了。

算了算,大概也是在莲音和布莱德在一起之后,自己对希尔杜的感觉才如此清晰吧。

原本平静和谐的关系和生活节奏被自己突然泛滥的情感弄得一团糟。

其实说到底也是在害怕吧,情窦初开的少女不知道怎样处理这不知是埋藏已久还是突然萌发的喜欢。

更重要的是——不知道他是怎样想的……


铃铃铃——


下课的铃声及时响起,打断了法音的胡思乱想。她愣了愣,揉揉自己柔软的赤发,然后暗自庆幸这节课是今天最后一节课,可以立刻回家。

想到这里,她立马跑回课室拿起书包就急匆匆地跑了。


>>>


这个时间妈妈一向都在院子修花剪草里的,今天却不见她在院子里。法音有些奇怪的推开自家门,一边脱鞋子一边朝里边喊:“妈,我回来了。”

爱尔沙刚好从厨房走出来向厅堂走去,手上拿着冒着热气的茶,看样子是刚泡好的。

爱尔沙高兴的笑笑,说:“法音,你回来啦。希尔度来了哦。”

法音突然觉得其实生活远远比偶像剧狗血得多。

她走近厅门,看见坐在沙发上的希尔杜盯着自己,心里莫名有些心虚。

爱尔沙微笑着放下托盘,说:“你们好好玩吧~”,然后哼着歌走出去修理她的花草。

“……”


静默。


“你有什么要说的吗?”最终希尔杜先打破沉默。语气有些僵硬,这使法音略紧张。


“哈?说什么?”法音把手放在背后,不停地玩着手指,干笑着回应。
希尔杜噌的一下站起来,足足比法音高出了一个头。

“你可以趁这个机会来解释一下这段时间你躲着我的原因。”微微眯起紫色的眸子。

“我最近比较忙……”低下头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你觉得我会相信?”话还没说完就被狠狠地打断了。

“你真的想知道?”抬起头,看见他的眼眸里映出自己的模样,心跳加速。问得有点小心翼翼。

“快说!”眉头微皱,看样子有些着急了。

“就是……嗯……”支支吾吾的,她的手紧紧的抓着衣角,她想她的脸大概已经红透了吧。

“嗯?”微微上挑的尾音,表示他等着她的回答。


法音,勇敢一点。
深吸一口气。
呼气。

“都是因为你这家伙我最近才会那么奇怪!害得我老是想着你,虽然不知道你怎么想……但是我还是想说出来——希尔杜,我喜欢你!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但我知道我不想它结束。所以——请你接受我!”法音仿佛用尽全身的力气说了出这段话。

“你终于肯说了么?”语气有些得意,松了口气般的笑起来。

这个笑容在法音眼里显得有些欠扁,“你说什么?”她愣了愣,这次的反应出奇地快,“你的意思是你早就知道了?”

“对呀。”希尔杜天真无邪地眨眨眼睛,说得理所当然,“莲音跟我说的。”

莲音!!!你个混蛋!某人在心里大骂。


正在与布莱德约会的莲音打了个喷嚏,布莱德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莲音身上,关心地说:“小心别感冒了。”


法音握紧拳头,咬牙切齿的问他:“所以你今天来是为了什么!”

“为了等你告白然后我再接受呀~”希尔杜潇洒的拨了拨额前的碎发,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等我?”

“我不擅于表达你知道的。”

“希尔杜!!!”这一声大叫惊飞了树上的鸟儿。


院子里的爱尔沙看看在天空中飞翔的鸟儿笑着感叹——孩子们关系真好啊。


FIN

评论(1)
热度(28)
©夏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