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线

若徒留一人,所有荣光都一文不值

梦见

CP:快新

小短篇。


梦见

***

夜凉如水。
夜已深,但白天繁华喧嚣的城市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水泥森林的上空被灯光映成暗淡的橙黄,分不清是黑夜还是黄昏。


工藤无比庆幸自己吊儿郎当的父母很明智地选择了米花町。
相对于市区,米花町简直是太安静了。四处的灯早早地熄灭了,黑色的天幕被稀疏的星光点缀起来,别有诗意。若是细心聆听,在这样的夏秋相交之际,依旧可以听见某些不知名昆虫的絮絮低语。


一般来说,在这个万籁俱寂时段没什么人会为了聆听大自然的声音而放弃大好的睡眠时间,能感受这种诗意的也只有少部分人而已。
而工藤新一很凑巧就是这少部分人里的一员。
当然,他绝对不是特意放弃自己本来就不太多的睡眠时间去做这种完全不符合他风格的事的。
他只是被身旁的某个家伙不知是什么乱七八糟内容的梦话吵醒了。


正酣眠的黑羽快斗丝毫不知道自家恋人早就在心里默默将他千刀万剐好几百遍了。


工藤有些头痛,不仅是突然惊醒带来的不适,还有担心这一醒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次入睡。
作为名侦探的工藤新一每天除了学习就是埋头案件,所以他大部分的空闲时间都是案件谜团陪伴着的。很多时候遇上比较困难的案件,要是直到当天晚上还解不出来的话,他必定会本着他不服输的精神通宵研究,于是他睡眠时间就消耗在这事里了。当然,自从有了黑羽的监督,他就很少通宵了。虽然他很多时候会因为心里惦记着案子而难以入眠……


夜空中没有月亮,零零散散的星星显得有些寂寞。


工藤转动蓝色的眼珠,房间的轮廓逐渐变得清晰。距离他醒来时已经隔了挺长的一段时间,眼睛也习惯了这样的黑暗。
清晰的昆虫的低吟让他有些厌烦,抓抓被子,烦躁地翻过身,眼睛对上的是黑羽快斗不算坚实的背部。对方正弓着身,双手抓着被子,呼吸均匀。
工藤抓抓头发,果然还是很不爽啊。罪魁祸首毫无自觉地安睡,看着他安稳的样子,工藤心里冒出了带些许恶意的想法——想要摇醒对方,让他陪自己失眠,一解心中的不快。


不知过了多久,空气中传来被子与衣物摩擦的声音,身上的被子也被扯动——黑羽翻了翻身。现在他跟工藤是脸对着脸了。

虽然在一片漆黑中工藤只能看的灰黑的轮廓,但在黑暗中除了眼睛以外的感官都会变得异常灵敏。
例如皮肤的感知度——黑羽鼻子喷出来的温热的气息打在全数他的脸上,暖暖的痒痒的。


“新一……”黑羽突然开口,声音听起来漫不经心,还有些含糊不清,但还是让工藤清楚地听见了。
工藤被突如其来的一声惊到,迟疑且不耐烦地回了一句:“嗯?”
接下来是一阵沉默。彼此的呼吸声均匀起伏,本来躁动的心似乎渐渐平复下来。
“新一……新一……”依旧含糊不清,黑羽小幅度地蹭了蹭被子。
“……”等待换来的是一声声自己的名字,是梦到自己了么?真是……找不到可以形容的词,最后只是轻轻地说了一句“笨蛋”。


工藤心情因为这个小插曲似乎好了不少。
他把因为黑羽刚才翻身的动作而有些移位的被子盖好,便闭上了眼睛。


但愿下半夜安眠。

Fin


评论
热度(16)
©夏线 | Powered by LOFTER